【视频】【古诗】这位黔江人是“蜀中八仙”之一,大诗人陆游都对他敬仰三分!-同茂大道416号

武陵山距黔江城28公里
孤高峻削,奇峰兀立
为黔江诸山之冠
其最大特色是
山峰因砂质页岩风化剥落
而呈现姿态万千
如公孙相携,似婆媳悄语
像八仙赴会……
因势赋形,惟妙惟肖
它一直成为古代文人墨客
游历黔江时的必游之地
留下很多关于武陵山的诗歌

尚爱此山看不足
天生福地武陵山


黔江观音岩上的文峰塔
武陵山本名骷髅山,主峰因其形象头盖骨而名,唐玄宗李隆基在天宝元年赐名武陵山。武陵山曾为朝山问道的圣地,始自汉唐,盛于明清,曾与贵州梵净山、四川峨眉山齐名,为西南三大名山,佛、道、儒三教并存,极盛时庙宇广布,寺僧数百,“远近缁流,奔赴不绝,香火之盛,殆甲全州。”其真武观、香山寺、观音阁、天子殿、川祖庙、莲峰寺等体现了精美的建筑艺术,如今大部分被毁,现仅存香山寺、天子殿主殿、真武观山门等遗址。
距今1000多年的一天,黔江迎来一位年轻的游客,他闻讯有此名山便即刻前往游览。经过一天的攀登,当登临峰巅,已是傍晚,站在山顶,脚踏云雾,儿童床垫山势欲飞,一览夕阳下的美景,他诗兴大发:“武陵乾坤立,独步上天梯。举目红日尽,回首白云低。”
“这位游客就是北宋一代名相寇准乱世强国梦,他写下的诗名为《武陵景》,黔江可以说是寇准仕途的起点。”黔江区文史专家何泽禄介绍,北宋太平兴国五年(980年),19岁的寇准考中进士,出任巴东(现湖北省巴东县)知县,上任之后,寇准外出考察民情,黔江就是他考察的其中一站。这首诗反映了他面对武陵山美景,抒发他少年得志、雄心勃勃的心情。
武陵山一直都是古代文人墨客游历黔江时的必游之地,留下很多关于武陵山的诗歌。黔江古十二景中的“武陵雾雨”、“羽人烟鬟”即属于武陵山。邵墪《武陵雾雨集句》写道:“西风吹雨叶还飘(李洞),洒幕侵灯送寂寥(杜牧)。薄雾崖前秋漠漠(灵彻),片云头上晚潇潇(雍陶)……”生动描绘了“混茫一色,渺无涯际”的景色。清代川东道张九镒在《石塔峰》一诗中,用“三千丈落银河水,十二楼飞阆苑钟。嵋雪峡云俱有态,画图还缀碧芙蓉”,描写了武陵山的优美风景。清代诗人龚绍南则在《咏黔邑武陵峰》中吟诵:“钟声飞落三千界,石骨雄支半壁天,自是僧家玄妙处,拈花约坐已成仙。”描述了当年真武观香火旺盛的景象。黔江籍的大文人陈景星也多次登武陵山,在《九日游武陵山》中他写下:“一笑登天上,群峰俯脚跟。雨收山路滑,云起寺门吞。”
初秋,重庆日报记者来到武陵山闹洞房招数,车行半山至天子殿后只能弃车步行。天子殿传说因唐玄宗李隆基曾驾临此处歇息而得名。记者走近观察,山门已毁,仅余旧庙主殿框架尚完好,几根高大的木柱叩之铿然,甚为结实,门前挂着一块招牌“天子殿客栈”大宅院的女人,行人稀少,颇为落寞。

天子殿遗址
沿石梯向山顶登去,沿途沟壑深邃,丛林茂密,爬过几坡陡峭的山道,终于登上海拔1000余米的顶峰,此峰拔地而起,四面凌空,环顾四野,冈峦起伏,良田农舍尽收眼底。始建于明万历年间的真武观只剩下斑驳的条石砌墙,似乎在述说着当年的香火盛景g7016。

据考证,当年的真武观后面曾有《武陵诗》碑,上刻有《武陵诗》,据说是写于明代,“天生福地武陵山,峙立乾坤不等闲。联峰落脚培金脉,玉笋冲霄捧翠盘。一剑云横喷紫气,九天星彩映元关。神功默默资民命,戛音传声四海沾。”如今碑已不存。
何泽禄介绍,始建于明代万历年间的真武观依山筑于四块狭小的平台上,四周用条石延伸悬空两米多,于绝壁之上挑两柱房梁,每台建有一座木质结构的楼宇新新魔塔攻略,共百余间。内外以数百步傍壁石梯曲折连接,号称“悬空观”,离地数百米,其惊险之状,令人叹为观止。

修复后的真武观山门
晚清名臣张之洞任四川学政时到酉阳主考,路宿于此,登山而流连忘返,吟诗赞曰:“尚爱此山看不足,每逢佳处辄参禅。”张之洞曾为真武观捐设“冲天殿”,据传殿中置灯,夜间周围十里左右能见。
“文革”中,武陵山的寺庙大部分被毁危情瘾难耐。黔江区10多年前就启动了重建计划,昔日的武陵山已更名为武陵仙山,成为“黔江国家森林公园”的一部分。2002年,香山寺修缮竣工开放,上山的步道、公路也已修好。虽然这几年修复开发的步伐有所放缓,但对武陵仙山保护开发的规划一直在进行。该区负责人表示,武陵仙山要深入研究论证旅游开发、古迹恢复等工作,按照国家4A级旅游景区标准规划设计,强化生态保护,挖掘宗教文化,科学适度有序开发,增强可游性、可观性,提升景区品质。
也许不久,当游客来到武陵仙山,就能欣赏到这座川东名山当年“万壑围群树,千峰捧一楼”的壮丽景象。
一代名人
范长生和陈景星

公元318年,一位老人因病在青城山去世。得知这一消息,当时占据成都地区的大成皇帝李雄不仅辍朝三月,还追封他为西山侯,命其子继承他的官位。800多年后,当时的蜀州通判来到这位老人在青城山的居住地。恰逢中秋四书五经六艺,月凉如水,通判诗兴大发:“弭貂老仙期不来,独倚栏干吹玉笛。道人不怕九霄寒,银阙冰壶处处看。天台四万八千丈,明年照我扶藜杖。”
“这位老人就是出生于丹兴(现黔江)的天师道首领,后来成为‘蜀中八仙’之一的范长生,那位通判就是南宋诗人陆游,他所游历的院子就是青城山的长生宫,那首诗则是《长生观观月》”何泽禄说梅朵·瑞恩。
范长生20岁迁居成都,塔琳托娅投张道陵所创立的天师道门下,因注重信义,博学多才,深得天师道教徒的敬服,逐步被拥为成都一带天师道的首领。西晋时流民起义军大成政权的创立者李特率兵入蜀,与范长生结识,拜为丞相。在范长生“休养生息,薄赋兴教”的劝导下,大成政权一度昌盛。史书记载他“年近百岁,蜀人奉之如神”,道家尊崇为长生大帝。

范长生塑像
除了陆游外,还有很多诗人表达了对范长生的崇敬之情。唐代诗人唐求就曾颂道:“松织香梢古道寒。昼傍绿畦薅嫩玉,夜开红灶捻新丹。钟声已断泉声在,风动茅花月满坛。”描述长生观美景的同时,也表达了对范长生的怀念。
据清光绪版《黔江县志》记载,知县张九章在县西沙子坝修了范公祠,但在上世纪90年代因故被拆,迄今未能复建。现在位于朝天门的重庆历史名人馆陈列有范长生塑像。黔江区2015年在黔江河上建成有土家族特色的风雨廊桥,命名为“长生桥”功夫哥,在桥的旁边建有街头公园“长生苑”,入夜后灯光与河水相映,流光溢彩,已成黔江一道靓丽风景。
在黔江,记者拿到一套宣纸印刷、函套包装、制作精美的《叠岫楼诗草校注》,这套书的作者就是黔江清代进士、著名诗人陈景星,共收入其诗作800余首。
陈景星,1839年出生于黔江新华乡大田村,中年后游学贵州,落籍石阡,光绪二十年中进士,乃黔江境内清代一朝的最高功名。他留下众多诗作,题材广泛、风格隽永、思想深刻,其师冯壶川先生称赞其诗“盈篇皆珠玉”,为土家族文学宝库中的重要篇章,是研究武陵山区人文历史及文化生态的珍贵文献。
陈景星入仕之前的诗,充满对民众的关切。《大水行》描绘了家乡遭匪患水灾的惨状:“浮髓遂至少留踪,几处招魂惟野哭。可怜吾乡兵燹余,锋镐生存才五六。频年饥馑已堪伤陈意岚,沉灾又罹怀襄酷。”他入仕后的诗,关注官场沉沦,民生疾苦,风格更加沉郁凄切:“宦海无清澜,闻之辄头痛,思之心转酸。”“太息豺狼当道卧,寸心时为下民哀”。
陈景星诗作涉及黔江的并不多帕斯卡拉,有《重游武陵山》《石塔铺人家》等,在《观音岩》中他写下“后峡看前峡,天然辟画图。穴如探宛委胡友松,奇不让夔巫。野水碧千尺,桃花红半株”的诗句,表达了对家乡的赞美。
您想参与重庆日报
"重游古诗路,思君下渝州"
大型全媒体系列报道吗?
欢迎大家到寻声朗读亭
免费录制"重游古诗路,思君下渝州"专题
参与录制就有机会
在重庆日报新媒体平台播出作品
想参与本次活动的朗读者
只要您在公众号后台留言
就可以领取优惠码
预约免费录制
那么,哪些地方有“寻声朗读亭”呢?
/重庆出版集团·大厅/
/沙坪坝三峡广场·览虫书吧/
/南滨路东原1891·A馆广场/
/沙坪坝重百四楼·渔牌服饰旁/
/大坪时代天街C馆·重庆购书中心/
/解放碑WFC重庆环球金融中心·LG层/
/重庆企业天地四号楼·一楼大厅/
“重走古诗路 思君下渝州”往期好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