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视频】【冗长】蒋勋细说红楼梦58(上);郝万山说伤寒论24-关外文苑
一、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58(上)



【第五十八回】 上
杏子阴假凤泣虚凰,茜纱窗真情揆痴理
(蒋勋先生视频原文文字22分40秒同步出现)话说他三人因见探春等进来,忙将此话掩住不提。探春等问候过,大家说笑了一会方散。
谁知上回所表的那位老太妃已薨,凡诰命等皆入朝随班按爵守制奥修教。敕谕天下:凡有爵之家,一年内不得筵宴音乐墨西哥燕子洞,庶民皆三月不得婚嫁。贾母、邢、王、尤、许婆媳祖孙等皆每日入朝随祭,至未正以后方回红粉帝国。在大内偏宫二十一日后,方请灵入先陵,地名曰孝慈县。这陵离都来往得十来日之功,如今请灵至此,还要停放数日,方入地宫,故得一月光景。宁府贾珍夫妻二人,也少不得是要去的。两府无人,因此大家计议,家中无主,便报了尤氏产育,将他腾挪出来,协理荣宁两处事体。因又托了薛姨妈在园内照管他姊妹丫鬟。薛姨妈只得也挪进园来。因宝钗处有湘云香菱,李纨处目今李婶母女虽去,然有时亦来住三五日不定,贾母又将宝琴送与他去照管,迎春处有岫烟,探春因家务冗杂,且不时有赵姨娘与贾环来嘈聒,甚不方便,惜春处房屋狭小吕瑞兰,况贾母又千叮咛万嘱咐托他照管林黛玉,薛姨妈素习也最怜爱他的,今既巧遇这事,便挪至潇湘馆来和黛玉同房,一应药饵饮食十分经心。黛玉感戴不尽,以后便亦如宝钗之呼,连宝钗前亦直以姐姐呼之,宝琴前直以妹妹呼之,俨似同胞共出,较诸人更似亲切。贾母见如此,也十分喜悦放心。薛姨妈只不过照管他姊妹,禁约得丫头辈,一应家中大小事务也不肯多口。尤氏虽天天过来,也不过应名点卯,亦不肯乱作威福,且他家内上下也只剩他一个料理,再者每日还要照管贾母王夫人的下处一应所需饮馔铺设之物,所以也甚操劳。
当下荣宁两处主人既如此不暇,并两处执事人等曹三公子,或有人跟随入朝的,或有朝外照理下处事务的,又有先跴踏下处的,也都各各忙乱陈超尉。因此两处下人无了正经头绪,也都偷安,或乘隙结党,与权暂执事者窃弄威福。荣府只留得赖大并几个管事照管外务。这赖大手下常用几个人已去,虽另委人,都是些生的,只觉不顺手。且他们无知,或赚骗无节,或呈告无据,或举荐无因,种种不善,在在生事,也难备述。

又见各官宦家,凡养优伶男女者依依弄情,一概蠲免遣发,尤氏等便议定,待王夫人回家回明,也欲遣发十二个女孩子,又说:“这些人原是买的,如今虽不学唱,尽可留着使唤尤弥尔,令其教习们自去也罢了。”王夫人因说:“这学戏的倒比不得使唤的,他们也是好人家的儿女,因无能卖了做这事,装丑弄鬼的几年。如今有这机会,不如给他们几两银子盘费,各自去罢。当日祖宗手里都是有这例的。咱们如今损阴坏德,而且还小器。如今虽有几个老的还在,那是他们各有原故,不肯回去的,所以才留下使唤,大了配了咱们家的小厮们了。”尤氏道:“如今我们也去问他十二个,有愿意回去的,就带了信儿,叫上父母来亲自来领回去,给他们几两银子盘缠方妥当。若不叫上他父母亲人来,只怕有混帐人顶名冒领出去又转卖了,岂不辜负了这恩典。若有不愿意回去的,就留下天惶惶地惶惶。”王夫人笑道:“这话妥当。”尤氏等又遣人告诉了凤姐儿。一面说与总理房中,每教习给银八两,令其自便。凡梨香院一应物件,查清注册收明,派人上夜。将十二个女孩子叫来面问,倒有一多半不愿意回家的:也有说父母虽有,他只以卖我们为事,这一去还被他卖了,也有父母已亡,或被叔伯兄弟所卖的,也有说无人可投的,也有说恋恩不舍的。所愿去者止四五人。王夫人听了,只得留下。将去者四五人皆令其干娘领回家去,单等他亲父母来领,将不愿去者分散在园中使唤。贾母便留下文官自使,将正旦芳官指与宝玉,将小旦蕊官送了宝钗,将小生藕官指与了黛玉,将大花面葵官送了湘云,将小花面豆官送了宝琴,将老外艾官送了探春,尤氏便讨了老旦茄官去马致远故居。当下各得其所,就如倦鸟出笼,每日园中游戏。众人皆知他们不能针黹,不惯使用,皆不大责备。其中或有一二个知事的,愁将来无应时之技,亦将本技丢开,便学起针黹纺绩女工诸务。
一日正是朝中大祭,贾母等五更便去了,先到下处用些点心小食,然后入朝盘鹰风筝。早膳已毕,方退至下处,用过早饭,略歇片刻,复入朝待中晚二祭完毕,方出至下处歇息,用过晚饭方回家。可巧这下处乃是一个大官的家庙临西天气预报,乃比丘尼焚修,房舍极多极净牙牙与泡泡。东西二院,荣府便赁了东院,北静王府便赁了西院。太妃少妃每日宴息,见贾母等在东院,彼此同出同入,都有照应。外面细事不消细述。
且说大观园中因贾母王夫人天天不在家内,又送灵去一月方回,各丫鬟婆子皆有闲空,多在园中游玩。更又将梨香院内伏侍的众婆子一概撤回,并散在园内听使,更觉园内人多了几十个金思恩。因文官等一干人或心性高傲,或倚势凌下,或拣衣挑食,或口角锋芒,大概不安分守理者多。因此众婆子无不含怨,只是口中不敢与他们分证。如今散了学,大家称了愿,也有丢开手的,也有心地狭窄犹怀旧怨的,因将众人皆分在各房名下,不敢来厮侵。

可巧这日乃是清明之日,贾琏已备下年例祭祀,带领贾环、贾琮、贾兰三人去往铁槛寺祭柩烧纸。宁府贾蓉也同族中几人各办祭祀前往。因宝玉未大愈,故不曾去得。饭后发倦,袭人因说:“天气甚好,你且出去逛逛,省得丢下粥碗就睡,存在心里。”宝玉听说,只得拄了一支杖,靸着鞋,步出院外。因近日将园中分与众婆子料理,各司各业,皆在忙时,也有修竹的,也有乌刂树的,也有栽花的,也有种豆的,池中又有驾娘们行着船夹泥种藕。香菱、湘云、宝琴与丫鬟等都坐在山石上,瞧他们取乐。宝玉也慢慢行来。湘云见了他来,忙笑说:“快把这船打出去,他们是接林妹妹的。”众人都笑起来。宝玉红了脸,也笑道:“人家的病,谁是好意的,你也形容着取笑儿。”湘云笑道:“病也比人家另一样,原招笑儿山村奇案,反说起人来。”说着,宝玉便也坐下,看着众人忙乱了一回。湘云因说:“这里有风,石头上又冷,坐坐去罢。”
宝玉便也正要去瞧林黛玉,便起身拄拐辞了他们,从沁芳桥一带堤上走来。只见柳垂金线,桃吐丹霞,山石之后,一株大杏树,花已全落,叶稠阴翠,上面已结了豆子大小的许多小杏。宝玉因想道:“能病了几天,竟把杏花辜负了!不觉倒‘绿叶成荫子满枝’了!”因此仰望杏子不舍。新月如钩综合整理音频 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重读经典,陈蓓琪收获的是生命的喜乐与平静
文章来源
新月如钩家纺
生活、居家、美学,用心发现生活之美。
转载须知
请联系(ID:xinyuerugou-silk)授权。
往期回放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1回至44回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45回(上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45回(下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46回(上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46回(下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47回(上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47回(下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48回(上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48回(下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49回(上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49回(下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50回(上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50回(下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51回(上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51回(下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52回(上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52回(下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53回(上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53回(下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54回(上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54回(下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55回(上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55回(下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56回(上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56回(下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57回(上)
【共享】蒋勋细说红楼梦:第57回(下)
毛泽东说:“《红楼梦》我至少读了3遍……我是把它当历史读的。”
鲁迅说:“一部《红楼梦》,经学家看见《易》,道学家看见淫,才子看见缠绵,革命家看见排满,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…”
而至少把红楼读了二三十遍的美学家蒋勋,看到的却是慈悲盗版三国志,在观自身、天地、众生的时候黑弥撒,更多了一份领悟与包容。他曾说:“我是把《红楼梦》当佛经来读的,因为里面处处都是慈悲,也处处都是觉悟”......
对他来说,《红楼梦》就如同自己的生活,即使琐琐碎碎、点点滴滴,仔细看去,也都应该耐人寻味。待得读久了,便会发现自己也在书中,有时候是黛玉,喜欢孤独,有时候是薛宝钗,在意现实的成功,有时候是史湘云,直率天真,不计较细节…
林青霞说:“每晚听蒋勋讲《红楼梦》,心里很安定,很容易入睡”......
二、郝万山讲《伤寒论》24——邪热壅肺,邪热下利
黄帝内经网2017-03-04
张仲景的的《伤寒杂病论》,是中医史上第一部理、法、方、药具备的经典,元朝明朝以后被奉为“医圣”,甚至有庙供奉香火。

往期回放
【郝万山】主讲《伤寒论》(23)
【郝万山】主讲《伤寒论》(22)
【马万山】主讲《伤寒论》(21)
【马万山】主讲《伤寒论》(20)
【郝万山】主讲《伤寒论》(19)
【郝万山】主讲《伤寒论》(18)
【郝万山】主讲《伤寒论》(17)
【郝万山】主讲《伤寒论》(16)
【郝万山】主讲《伤寒论》(15)
【郝万山】主讲《伤寒论》(14)
【郝万山】主讲《伤寒论》(13)
【郝万山】主讲《伤寒论》(12)
【郝万山】主讲《伤寒论》(11)
【郝万山】主讲《伤寒论》(10)
【郝万山】主讲《伤寒论》(9)
【郝万山】主讲《伤寒论》(8)
【郝万山】主讲《伤寒论》(7)
【郝万山】主讲《伤寒论》(6)
【郝万山】主讲《伤寒论》(5)
【郝万山】主讲《伤寒论》(4)
【郝万山】主讲《伤寒论》(3)
【郝万山】主讲《伤寒论》(2)
【郝万山】主讲《伤寒论》(1)